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侨团 >  在印尼华文华语的消亡

在印尼华文华语的消亡

发表时间:2018-01-13 08:26:12   【林凤龙】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在印尼华文华语的消亡

汉语在印尼作为华人的族语可说实际上已经消亡,这对我们是个深刻的警示和教训。一个有1000多万华人的国家,华语就这样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亡了。这在今天多元文化的世界和多民族的共同生存的状态下,这种民族语言的消亡速度十分快速是个罕見的实例。仅仅是三十年(1968—1998) 的時间而己。其不良的后遺症己经和正在发酵,且难以挽回,令人扼腕痛惜。华文在印尼的消亡导致了华语 的消亡。

中国语言学者潘教授对印尼华文教育和华语消亡的深度调查和访问,向我们提出了民族文化语言文字的保护传承和永续发展的一系列有深度的观察分析和值得思考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

语言安全与中文危机

作者:潘文国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国家安全中的语言问题,我想稍微变换一个角度,谈谈语言本身、特别是汉语和中文自身的安全问题。最近我到印尼去了半个月,对这个问题深有感触,有点不吐不快。

11月下旬到12月上旬,我应邀到印度尼西亚讲学,14天里到了5个城市,作了7场讲演,接触的有大学中文系师生、部分孔院老师、中国侨办派遣的志愿者、印尼3个省的华文教师协调机构、雅加达和万隆两地的印华作家协会,还参访了一家华人报社和两家三语学校,做了一些座谈,可以说是一次旋风式的深度访问。我的总体感觉是震惊、震撼。汉语在印尼作为华人的族语可说实际上已经消亡,这对我们是个深刻的警示和教训。下面我先讲三点观察,然后讲启示。

第一, 汉语在印尼作为华人族语实际已经濒临消亡。


原来我们讲濒危语言,总觉得那是远离我们的原始部落或者是未开化之地,这次到了印尼,才发现这种事也可能发生在有上千万人口的大民族身上,发生在有深厚文化和历史背景的语言身上。而这个语言就是汉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汉语在印尼就是一种濒临消亡的语言。

在去印尼之前,我想象的还是到其他东南亚国家或者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一样,见到的华人华侨都能说一口华语,只是带点广东腔、福建腔,或者客家腔,年轻点的则一般都能说国语,没料想到了号称有 1000多万华人的第一华侨大国,我所遇到的长着华人面孔的年轻一点的华人,几乎没有一个会说华语的。

印尼朋友告诉我,在印尼,事实上65岁以下的华人已经都不会说华语了。朋友的女婿负责开车送我们,但我几乎无法与他交谈,因为他只能大概听懂,但几乎无法用华文回答。在日惹特区,我住的酒店老板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华人富豪,50多岁的样子,但我与他也说不上几句话,因为他会说的华语实在没有几句。中国餐馆照例还有,而且有的地方还相当集中,但从老板到侍应生,一律只会印尼语,不会华语。

雅加达市中心最大的吃广式早茶的酒店,在9点到11点的高峰时刻,接连两个早上,除了两位朋友和我,居然没有一个其他客人,可见那里早已没有了这种习惯。菜单上倒是有中文字,但我问了两个中国面孔的服务员会不会读,她们都不会。第二天我们到了一家中国大陆来的华人开的饭店,饭店装潢中国气氛更浓,甚至还有啤酒卖(因为伊斯兰教禁酒,国内几乎没有酒卖。甚至编写中文教材时,都要求把字改成字),但除了老板外,华人服务员也不会说中文。

在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我到了市中心最大的书店,扫了几遍,没有见到一个汉字。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本,结果还是通书。打开一看还是双语的。连一本学中文教材、一本汉-印尼词典都找不到。许多华人还有中文名字,但不会念,平时用的都是印尼语名字,即使在三语学校,华人学生有中文名而不用,彼此以印尼名相称。全国五六家华文报纸的销量加起来不超过3万份。现在还在挣扎办报的几乎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我去的那家东爪哇最大的华文报纸《千岛日报》,社长80多岁,总编70多岁。从以上这些情况看来,可以说,印尼华人基本已经被同化,在印尼的华语华文,已经基本消亡。现在我们谈语言安全,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反面例子。一个有1000多万华人的国家,华语就这样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亡了。

第二, 语言消亡的速度可以非常之快。 印尼的事,在东南亚并不罕见,缅甸、泰国也同 样,甚至远在南美的秘鲁也是如此。但那些地方的同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在我们没有感觉到的情况下发生了。 印尼却是突变,几乎就是转瞬之间发生的,前后不过三 十来年,可说就是一代人的时间,而且是在华人数量那 么大的一个国家。自苏哈托1965年藉政变夺权,1966 年正式上台,疯狂迫害华人华侨,采取强制同化政策, 1998年他在内外交困中下台,其间只有32年。但华人就已被同化得相当彻底。以至虽然1998年后华文教 育逐渐恢复,但至今收效甚微。更令人尴尬的是,在世 界对外汉语大发展的形势下,印尼华人学习汉语的积极 性还比不上印尼族人,据猜想是因为华人在印尼普遍经 济条件较好,没有找工作之虞,而印尼本族青年却把 学汉语作为改变命运的一个途径。当然更是印尼华人对 中国、对中文已没有认同感。因此学习中文的人数、到 中国参加教师培训的人数,以及参加汉语桥等各种比赛 获奖的人数,都是印尼裔人多于华裔。在课堂里包着头 巾的印尼老师给华裔学生上中文课也很常见。以致那 70岁上下的老教师、老作家、老诗人、老报人都感 叹,尽管他们还在努力,但印尼的华文状况再也回不到 上世纪60年代以前的状况了。其实60年代以前的状况 我们很熟悉,就是现在马来西亚的状况,以及我们记忆 印尼华侨的时代。再过一二十年,等到他们这一 代人老去,华文就连最后的种子都要没有了。他们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说我也不知道。其实他们和我同样感 到了时间这把刀的厉害,一代人的功夫可以使一种语言 化为乌有,而且不可能再恢复到50年以前的情况(所 “50年前的状况,也就是今天马来西亚和世界各 地唐人街的状况,但在印尼,这已不可能了)。

第三, 华语的消亡是从华文消亡开始的。 印尼的华语是怎么消亡的?印尼的朋友谈到了两个 教训。第一个教训,华语消亡是从华文开始的。1966 年后,苏哈托政府对华人进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是从华 文开始的,他不是从肉体上消灭(当然,1965930 事件前后死了不少华人,1998年雅加达发生针对华人 的大屠杀也死了不少人,但不可能杀尽),也没有禁止 华人说华语,而是从华文着手的。他一上台,就采取四 大政策:禁华校、禁华报、禁华人社团,强制入籍并取 印尼名字。据老人加快,当时印尼有1500-3000所华 校,是华人对子弟进行的纯华文教育,就跟现在的马来 西亚一样,取缔了,华人的语言文化就无法传承。取缔 报纸,使华人没有阅读华文的机会,即使识字的也没 有了使用环境。禁华人结社,包括同乡会、诗社、文会 等,使华文华语没有使用机会。加上政治上的高压,到 了公众场合,即使华人之间也不敢说华语。而强迫取印 尼名则是从根本上让你忘掉民族的归属感。从今天看,这一效果是很明显的。总之,苏哈托这四招,招招很毒 辣,但仔细一看,都是从华文即汉字和书面语着手的。 因而,尽管他没有明令禁说华语,但30年之后,华语 却自然而然地消亡了,因为它失去了载体。我们学到的 语言学一直告诉我们,口语是基础,文字依赖语言而 生,但没有想到,在文字产生以后,不是文字依赖语 言,而是语言依赖文字,华文在印尼的消亡导致了华语 的消亡。第二个教训,则是1998年苏哈托下台、华语 文解禁后,华语教育逐渐恢复。但在世界二语教学的氛 围下,华文教育外语化,当时华语作为族语和家庭 用语的条件还未完全消失,但外语化教学的结果是没有 利用这些条件,加强华文教育,而像学外语一样,把过 多的精力放在听说上。结果汉语在观念和实际上都成了外语。加上政策上,政府不允许有单独的华校,结果出 现了大量别处少见的三语学校,就是学汉语必须搭 上印尼语和英语。学生学华语与学英语同等对待,甚至 还不如英语,因为其应用场合没法与之比。结果解禁后 20年华文的元气无法恢复。他们认为这与教学路子错 了大有关系。

 

阅读(190) 评论(1)
我要博文分享到:
  • 嵩公 2018-01-14 21:13:38

    sytg深有同感,我的外婆家第三代开始与我们无法沟通了,他们不会中文,可见当时印尼用了三十年时间【三禁一强】政策同化华人华侨,使华文汉语在印尼很快消亡,确实是无奈。。。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