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落番長歌》裡的情愛描寫

《落番長歌》裡的情愛描寫

发表时间:2018-01-05 23:00:18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落番長歌》裡的情愛描寫

                        qiaoyouimage                                                                                                                                                                                                             

                                       · 東 瑞

       古今中外文學作品裏的情愛(性愛)描寫,不知凡幾?它構成了表現人物個性、感情和折射時代和社會的重要手段。小說是這樣,電影也不例外。

       藝術和色情彷佛一線之差,其實細細研究,咫尺天涯。化繁為簡地說,藝術開發美感,刻繪人性,觸發聯想,色情重在肢體,流于生理,刺激感官。只要我們比較境界不同的兩種文字、比較兩種不同的電影畫面,就會發現完全不同的審美趣味。尤其特殊的是,純文學裏的性愛描寫,除了將人性、情感、形象深化之外,還有所隱喻、象徵,令人聯想到了制度、社會、時代和環境。

       白先勇的《玉卿嫂》有大段的描述玉卿嫂和年紀比她小三歲的慶生的床第之歡,佔有欲和控制欲很強的她,作者在描述兩人的性愛時,文字犀利淩厲、也淋漓盡致,猶如在寫一頭母獸在控制幼獸,最後,因為慶生的移情別戀,玉慶嫂不惜手刃了他。白氏的文字形象生動不乏藝術感覺。張賢亮的小說《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當年轟動一時,他寫因為勞改、文革、饑餓的章永璘,因為時代的壓抑,無法在他遇見的喜歡的女人黃香久面前大顯男風,大失男人尊嚴,最後因為妻子出軌的刺激,重振雄風,戰無不勝。作者寫的大都是性心理。美國華人導演李安拍張愛玲的《色·戒》,三場性愛場面快速掠過,男女體位姿勢的不同體現了湯唯飾演的地下工作者逐漸取信於大漢奸(梁朝偉飾演)的過程。勞倫斯《查泰來夫人的情人》的男主角的性無能,象徵著當時的資本主義工業的走下坡路,而強壯的工人比喻新興力量的漸漸強勢。最著名的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作家湯瑪斯的名作《魂斷威尼斯》,寫一位作家喜歡某美少年,借助的是“同性戀”的外殼,實際上象徵著他對美的追求。

      性本來是純潔的,是人性,是生理現象,可歎千百年來偽衛道士之流,只是在表面上視為洪水猛獸,邊緣之、醜化之,齷齪之,汙穢之,令其韙莫如深。

       我連續兩年獲得“浯島文學獎“優等獎的長篇《風雨甲政第》和《落番長歌》,前一本因為重點放在祖屋,圍繞祖屋的筆墨最多;緊接著的《落番長歌》寫的幾對男女大都是聚少離多的患難夫妻,情愛(性愛)、男歡女愛,成了必不可缺的”劇情需要“,也是表現不同人物不同情感、愛情和性格的重要手段。落墨自然而然就會涉及,既然涉及了,我就需要構思和設計好,以便對人物的個性有所深化,對他們的經歷、遭遇、社會和環境,有所折射。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挑戰,雖然不是首次寫情愛,但小說需要”闖過“初審、終審六個人的法眼,也就一點都不能掉以輕心了。希望就教與讀者和朋友。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qiaoyouimage

                                1【福運和巧璿】

       命運弄人,這一對患難夫妻雖然有真愛,但多次的遭遇都充滿戲劇性。丈夫當過國共雙重俘虜,又當海員漂泊不定,弄得巧璿陷入一場又一場的尷尬,一個粗曠粗魯,一個熱情奔放。女的委屈,男的歉疚。因此(之二)情愛呈現女的失去理智的異常動作(前半),雙方瘋狂帶含戲虐(互戲)。命運使這一對苦命鴛鴦有機會接觸時呈現一種瘋狂,算是對生活和命運對他們加以操弄的盡情回敬和發洩。

                                          之一

       巧璿進房,閂好門,摸摸臉,雙頰熱熱的,微微發燙,感覺春情在蕩漾,看到房間小枱上兩支大紅燭的火舌在窗櫺前飄忽低語,疑幻疑真,不相信今晚就是自己的佳期,做了一個自己心愛、但完全陌生的男人的新娘。還沒回過神來,感覺到福運已經迫不急待地從她背後緊緊地抱住她,隱隱約約地說,妳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他的一隻手在自己豐滿的胸部摸索····巧璿渾身發軟,急道,你讓我先除衣,讓我先除衣!······

       枱面上的大紅燭滅了,新娘房床開始有節奏地前後搖動起來;金城鎮這許家外小巷的狗吠漸漸地沉落下去,新娘房裏的喘息聲沒有壓抑地徐徐響了起來。

       這是一個春情勃勃的不眠之夜。

                                           之二

       躺在新租小房的床上,福運以左手摸摸左側的枕邊人,山峰凹谷平原都俱在,那是巧璿溫熱的身體,一切都不是夢。他撐起了上半身,在黑暗中,仔細看著她,欣賞她。那張熟悉的臉依舊,沾粘著淚水的一雙睫毛覆蓋著的眼睛,動了動,等待著他的親吻。福運知道,知道妻子巧璿,在漫長難熬的歲月中,有多少委屈像苦水默默地咽下肚腹,還有多少不解和疑惑如幽靈徘徊在看不見的精神籬笆之外。福運再也操控不住,大聲哭了出來。  

      阿璿,原諒我!不是我要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

      巧璿以食指和中指伸出,封住他的嘴。然後張開她那結實有勁的雙臂,用力擁抱在她上面壓著她的他的胸膛,她的兩隻手環住他的上半身,手掌就在他寬厚的背部相遇,然後五指緊扣,一起向自己平躺著的胸膛方向猛力壓,仿佛要將自己兩隻豐滿的乳房壓進他男人毛叢叢的胸肌裏,融為一體。福運無法不動情,歲月如水,緩緩流動,淚水再度滴在巧璿雪白的深深的乳溝裏·····

                                           ·····

       福運一口氣說下去,帶著微微的氣喘,雖然他將巧璿擁抱得那麼緊,卻也不乏溫柔。

       巧璿說,那也好,再過一兩年,你也不用那麼辛苦了。不要再走船,我們在印尼找一個沒有人煙的小島買一塊地皮,建立我們的農舍,打造我們的世外桃源。

       夏季的夜晚有點悶熱,兩人的上半身都濕了。

       福運有點疲勞,像一座大山,慢慢地向旁邊倒了下來。然後,巧璿把頭部枕在他厚碩強壯的胸部上,以一隻白皙胖嫩的手擱在他胸上,兩個手指撫弄他的胸口上的兩顆。福運也順勢反摸過去,癢得她嘻嘻直笑,閉上眼睛承受。

                                2【聰元和曾小嫦】

       政治壓抑人性,令情愛變得程式化。丈夫希望借魚水歡的放鬆以減除被迫害的困境和壓力,小嫦卻在長期的恐懼下身心皆弱,不但已經沒有女性豐滿的身體資源,更是缺乏女性的性度特徵,而且早就性冷感。這是緊張的、不安的、充滿壓力的、特殊的政治環境對人性正常生理訴求的扭曲,也是不知不覺的殘害。

 

      見到滿地因為翻箱倒櫃而呈現一片狼藉,小嫦搖搖頭道,像一夥強盜一樣!不知誰給他們那麼大的權力?

      小嫦想收拾,聰元見狀,推開了她,你身體比我差,早點休息,地上我隨便收拾就行了!聰元看到妻子小嫦不過四十年紀,但在這特殊年月,每日膽戰心驚,心態變得壞而老,瘦瘦小小的,好似快要六十了,不禁感歎造化弄人,一股悲憤湧上來,眼中有淚。

       他從當年志氣勃勃的青年變成了哀樂中年,像這一次突然莫名其妙地天降橫禍,完全是始料未及,還沒想通是怎麼回事,整個人已經跌入萬劫不復之地,萬分沮喪。收拾完地板上的淩亂之物,聰元趕緊去洗澡,胡亂擦身,胡亂沖洗,胡亂穿衣,就和老婆小嫦並躺在床。見老婆瘦瘦的,胸部平平的,衣服也那麼單薄,而且一向不著乳罩,他看著看著,像是見到了一具發育不良的男孩子的身體,不要說升起那種欲望了,他此刻剩下的只有憐憫她而已;本來他什麼都不要想,早早地想進入夢鄉去,可是命運未蔔,他和她如何睡得下去?他癡癡地看著她,也嫌沒有床上娛樂的日子太久了,煩惱的時刻分外想,一隻手就下意識地往老婆上衣內摸進去。

       聰元問道,怎麼那麼平?我的都比妳的大,都是骨。

      小嫦幽幽地說,我本來就瘦小。你不滿意就找大的女人去。

      聰元很掃興,說,兩年了,你每天一聽到口號聲就害怕,吃得又少,身體哪能發胖?哪里能大?

      小嫦一動不動,非常擔憂,聰元已經支起上半身,還是想解她的衣服,邊解邊道,我們什麼都不要想,即使明天被他們鬥死,我們今晚也先快活一下吧。

       說著就把一腿跨上,要騎了小嫦。小嫦木頭般地木木看著他,說,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你會跟抱著一段木頭沒有兩樣。

      聰元頓時大感掃興,停止了自己的動作,整個人軟攤下來,長長地歎一口氣,又和小嫦並躺在床上了。

       小嫦說,還是想想明天怎樣應付他們吧!

       聰元說,都不知道他們明天出什麼花樣?

       小嫦說,我看許多老師都被抓去批鬥了,你哪里逃脫得了?

       聰元說,早知道在金門種菜,什麼事也沒有。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後睜著金魚般大的眼睛,死死地看著上方蚊帳,看到的卻是一大團烏雲籠罩在那裏,就要向他們撲來似的。好一會,聰元才對小嫦說,上面有一隻很大的蚊子。小嫦聽到那嗡嗡的夢囈般的話語,轉頭看丈夫,發現他已經睡著了,蚊帳上面哪里有什麼蚊子?

                                3【富臨和妮娜】

      妮娜是達雅族美女。雖為二夫人,卻是助丈夫事業走向成功而在生活上照顧他的大功臣,性格溫柔,身材出色,容貌俏麗可人,可謂人見人愛。情色情愛都給丈夫最大滿足,又善解人意,場面的歡快理所當然,年輕貌美身材棒,視覺已經勝了一籌,何況是第一類接觸?之一寫他們的默契,勝似千言萬語,含蓄委婉;之二寫小別前夕的一次,由於她身份低等原因,儘管丈夫勞累已經不太濟事,妮娜依然配合和體諒,帶領他振翅飛翔,整個場面暢酣、充滿快意、愛憐和溫暖。

                                            之一

      在妮娜的心目中,巧女不但是她親密的姐姐,而且名義上與她一起共事一夫,實際上她幾乎是有名無實,大半生獨守空房!只有純粹的唐人女子才能做出那樣偉大的忍受和偉大的默守。她,確實是值得富臨哥鍾愛一生的。對於巧女,妮娜的歉意是很難償還的,大概只有生命吧,如果上天收她,讓富臨的下半生由巧女陪著那也是完全應該的。她這一生已經很滿足了,完全沒什麼遺憾了。

       她對富臨哥說,今天的海風有點涼,我們回屋裏吧。

       富臨摟住她的纖細腰肢,那樣親密,那樣溫柔,令妮娜感受到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愛意佈滿全身,多久了,因為他工作的勞累,沒有與她行夫妻之禮。妮娜多麼盼望他與巧女團聚會面前,他可以抱抱她,可以·····想到了二十幾年前新婚期兩人的纏綿繾綣,不禁兩頰熱乎乎的。五十出頭的她,有人說這年紀女性的男女欲望早就慢慢冷卻,她卻覺得不無道理,但空曠太久了,乾旱的田地不也需要及時雨嗎?一陣胡思亂想掠過腦際,妮娜為自己突來的綺念,內心一陣狂跳。

       也許那麼久了,夫妻真的養成了一種高度默契?怎麼那樣巧?回屋內的客廳,在沙發上坐下,富臨將她的臉兒凝視了許久。她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她起身,走到房間裏,只是在梳粧檯前站了一會,不久,她聽到了聲響,感覺到有人從後面輕輕環抱著她,將左邊臉頰貼著她的右邊臉頰,溫柔地摩擦。滿是一種無限的愛,愛中有說不出的憐憫。她感覺到刺刺的一陣麻癢。

       妮娜說,等一會,你幫我解後面的鈕扣和拉煉。

       富臨說,好的。

       很快,富臨說,鈕扣解了。拉煉也拉了一半,全部嗎?

       妮娜說,可以了,其他我來。

                                               ······

      他們做了好一會,妮娜很配合他,也因為她那不著寸縷時皙白的肌膚和特好身材,刺激了富臨的視角,感覺太興奮,相當盡興,感覺有點累,倒下去時,睡意如水襲了上來。

       她說,你睡一會。我去店裏看看。

       她拉上薄毯給他蓋上肚腹。

       妮娜整了整頭髮,換上的衣裳,在落地長鏡前,照了照鏡子,左轉轉身,右轉轉身,然後補敷了薄粉,塗抹了點口紅,從小徑慢慢走,約二十分鐘就走到了糕丕店。

                                         之二

       那晚,嗯,那晚是第一次和妮娜長別,魚水之歡的纏綿,依然像橄欖回甘,讓他幕幕回想,絲絲眷戀,愈是咀嚼,愈是回味無盡。妮娜那樣美的身段,那樣的溫柔體貼,那樣地配合,他總是無法不感激上蒼的眷愛和促成,生命中配備了這麼好的另一半給他,不單止成為生意、事業上的最佳拍檔、最好管家,而且是他生活上的照顧者以及男女之愛的伴侶。

       她把他帶上了極樂世界的最高潮,一陣陣像強勁浪花來臨時那種震撼心靈的感覺快樂地襲擊著他,他像一匹快樂的馬馳騁得非常快速,渾身熱汗,越過了高山平原和峽谷,一浪高過一浪似的,然後沖向了頂峰,突然又像一匹累死的馬那樣,整個地伏在她赤裸雪白的身上一動不動。他喘氣喘得那麼厲害,她的胸脯感覺到他心臟有節奏地劇跳,一鼓一鼓的。他也感覺到自己汗濕的肌膚粘貼著她那散發出陣陣香氣的細膩肉體,豐滿的乳房正好觸著他的鼻子,那種富有彈性的軟綿綿令他感覺得很舒服,重溫了嬰孩期那種伏在母親胸部吸乳的滿足;但他也知道歲月不饒人了,比起從前,他自覺遠遠今不如昔了。他越是感歎就越是珍惜與她一起的片刻。

    我不行了。

    哪里。

    覺得力不從心。

    不錯的。

    不怪我吧?

    怎麼會。

    安慰我?

    不是。

    滿足嗎?

    很好啊。

    騙我。

       真的。我說真的。你比很多人行的。我聽幾個原住民女友講她們的老公,都比你年輕十幾歲,幾下就沒有了。

       妮娜,明天我坐幾天的船到雅加達,就從雅加達坐飛機到香港和巧女見面了。她從金門到臺北,再飛香港。

       知道了,你就放心去吧!不必掛念這裏的事。這裏有我。

       我這番去,也和巧女協商把她接過來的事。

       妮娜說,是的,遲早一定要解決。

        富臨問,妳們會相處得好嗎?

        會的,你可以相信我。

        把她當姐姐吧。

        妮娜說,你不說我也會那麼做的。

       富臨問,妳有什麼話對她說嗎?

       妮娜說,就對巧女姐說,在香港你們就住長一點,久一點!見一次面是多麼不容易呀!

      富臨笑了起來,道,居留期有限制,哪里可以隨心所欲。

      妮娜說,能多久就多久。你們分別三十幾年,兩不相忘,還是那樣彼此信守,有人是做不到的啊。

      富臨說,萬一我不再回來,妳會怎樣?

      妮娜笑道,說捨得那是騙你,但我是欠了巧女姐三十幾年的歲月,即使你回到金門和巧女姐姐住在一起到老,我也毫無怨言了!

       富臨聽了有無限感觸,道,妮娜,你心腸好,上蒼一定會對你有好報的!

                            4【富臨和原配巧女】

       分離三十七年太生疏了,雙方有了微微陌生感,彼此需要卻表現含蓄矜持,丈夫擔心原配發燒不敢動她,妻子憐憫丈夫反而採取主動。過程一轉,場面變成大地母親的象徵性描述。巧女成為故鄉的意象。富臨最後沒有遺棄她,就是不忘本、不忘初心、不忘故園、不忘家鄉原配髮妻的意思,性愛於是和故鄉土地連成一體,而在文字裏不時有女體和性愛的暗示。愧疚、回饋、肅穆、致敬和大圓滿的情愫充滿了本段的書寫。

 

      富臨這一看,就看到了巧女一張美麗的臉龐,雖然歲月已經流逝了那麼久,自己愧疚的女人還是那麼美,鬢髮雖然灰白,兩隻魚的魚尾在她的眼角擺動著,但整個臉龐和五官的配搭萬分和諧,不亞于充滿達雅族美的妮娜。何況那具活生生的軀體內所有的器官還是在健康地運作,只是像一片荒蕪太久的廢田需要水源而已。他是那樣對不起她,忍心將她打入冷寂的空房,而他卻在南洋和妮娜兩人夜夜好夢。

       富臨說,妳看起來舟車勞頓,有點累了吧?先睡。

富臨慢慢將自己左手的大手掌整個覆蓋住巧女的手掌背。巧女很不好意思地望了他一眼,然後低下頭來,一顆芳心撲撲跳得厲害,感覺到猶如小嘴被他的嘴封住一樣的感覺。手多久了沒有被男人觸摸?

      她看到富臨喝了點酒的臉微微發紅,一雙眼睛裏仿佛有微火在無聲燃燒。

       不久,他們先後躺在床上了。她睜著眼看著天花板發呆,又看到躺在身下的床單的一片雪白,不太相信那三十幾年朝思暮想的和丈夫團聚的日子已經化為現實。故鄉老家裏的床,在搬到番仔樓後她依然不願丟棄,照舊搬了過去,夜夜睡舊床,沒買新的。她當然不好意思說,那舊床,令她想起了結婚的那短暫的日子,無論日子過了多久,都似乎散發著男人的氣息,那是富臨,在遙遠的南國山埠,還在等著與她團圓。也有些男人出洋大半輩子,早就視髮妻如棄履了,只是匯款不斷,讓原配後半生生活無憂,卻從此生離死別,只在天國再續前緣。而富臨不是那種男人,他大半生拼搏,將所賺在金門家鄉建了番仔樓,給她住上,還計畫辦手續,將她申請到印尼山埠來······這時,她看到旁邊的富臨支起上半身,望著她的臉。她有第六感,趕緊閉上眼睛,裝著睡了,她知道他的愛和愧意,也許看到了她長長睫毛下的淚珠在眼眶凝結著,愛憐地用手摸摸她的額頭,來回輕輕移動。

       富臨問,有點熱,是不是不舒服?

       巧女徐徐睜開眼睛,沒有啊,可能累的。

       巧女看到一張喝了酒後漲紅的臉,接著還聽到了他擔心的關切說,明天我陪你看醫生,早點睡。一會,沒了聲響。她心想,丈夫難道這麼快就睡著了?他剛才分明還清醒得很。又一會,似乎就聽到了他微微發出的鼻鼾聲。這一次輪到她支起上半身,仔細看他的模樣,奇怪,現在看他,覺得他還是三十七年前新婚夜看到他的模樣,大眼小嘴濃眉,只是換上了新裝,成了中年版,最大的標誌就是短須爬滿了下巴,兩鬢開始了飄雪。她將頭靠在他起伏的胸膛,輕輕地抽泣起來。酒店雖然有空調,但巧女不習慣,並沒有開。夏季,睡眠穿得少。肌膚相觸,熱量傳遞,富臨不經意地翻了個身,讓巧女感覺到了不輕的重量,慢慢地他看到了她的臉······

       半睡半醒的富臨覺得自己就俯身伏躺在故鄉的土地上,那麼柔軟,那麼富有彈性,四周就是茫茫大霧,朦朧一片。但他還是看到了,看到了,睽違近四十年的故鄉。美啊,美得令他感到一陣陣的心顫。太武山是制高點,從前他只是爬過一次,沒想到可以看到那麼多的風景。大地沉睡著,一片舒坦平闊的平原,大海在另一邊呈現,波濤洶湧著,他似乎聽到了海浪一鼓一鼓地湧來,那浪潮拍打岸石的聲響猶如母親勞累的喘息。不久,他又看到了茂盛的林木,深綠得發黑的叢叢花草,還有潺潺流水,花兒散發迷人的芳香,天空不時有候鳥飛過,樹上傳來棲息鳥兒的歡叫聲。他真沒想到戰地的金門有這些變化,也許是錯覺而已,也許只是一種憧憬,很快就會成為現實?看過去一道道可怕龜裂的乾旱天地,如今都水汪汪,雨水豐足地滋潤著。他感覺到自己像是在夢境裏與其他同鄉一起埋頭耕耘著、耕耘著,荒蕪太久的土地伸出雙手熱情溫柔地歡迎他,然後,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嬰孩一樣,躺在母親的懷抱了睡著了。

      午夜,巧女起來喝水。一會,富臨驚醒,到洗手間。

      兩人又重新躺下去,臉對臉,對視而笑。

      富臨摸摸妻子的額頭,問,明天上午,看醫生嗎?

      巧女搖搖頭笑道,好多了。

 

                                               2918年1月4整理

 

                                                                                      qiaoyouimage

 

     

阅读(155) 评论(8)
我要博文分享到:
  • 紅豆 2018-01-11 15:39:09

    ~ 此是紅豆"感言",再說即成[半仙]"評點"了,三道就為"辯論"矣!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東瑞瑞芬 2018-01-11 08:12:56

    紅豆吾兄精通古典文學,引用了崔顥寫《黃鶴樓》;“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 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的有關典故:當李白來到黃鶴樓,也想趁著酒興題詩一首,驀然讀到崔顥的詩,冷汗大冒,認為自己已無法超越,再寫就會獻醜,因此說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話。這兒有所另指,謙虛地說自己不好再評了,因為東瑞的《落番歌》文字裡有風景。再評就會涉及很多方面了。然後調侃我說,《清明上河圖》“畫裡有文史“,我的”落番歌”是“文史裡有畫”(情愛文字的畫面感)。不知對否,就教於半仙大哥。

     

  • 紅豆 2018-01-10 23:40:09

    ~ 重讀後感言:最喜愛的、鉅細無遺的是,[清明上河圖],畫中有文史[東瑞落番歌],文史中有畫!

    半仙(即不值一仙)不敢評論,借用據傳是詩仙之半句經典:"眼前有景道不得"。

  • 東瑞瑞芬 2018-01-08 12:14:15

    謝謝文根兄的肯定和喜歡!說的極是!您說“基於深深的情意而產生的慾念催動起的情慾交流是那麼的自然而令人心動”,是的,我希望能讓讀者感到美好,為情慾交流而感動、心動!不好販賣色情!文字都適可而止。

  • 東瑞瑞芬 2018-01-08 12:10:09

    不變紅心兄,是的,其實不是一線之差。

    情愛描寫,一是看是否題材、情節的需要?像我《風雨甲政第》的男女描寫,就少而含蓄,沒有《落番長歌》那樣多而明顯些。二是要對刻畫人物個性、體現時代背景、社會環境特點有作用。三是富有審美價值,促進想像和美感,而不是刺激感官和生理。這樣的指導思想,想來就會寫出不同的文字。這一次算是我的一次實驗和挑戰。謝謝您的肯定。

  • 東瑞瑞芬 2018-01-08 12:01:16

    謝謝梅麟兄“穩坐”首席評論,一直如此風雨無阻地支持鼓勵我,無論我對您的博客、貼文有沒有回訪。新浪有幾位如兄那樣一直來探訪,無論我有沒有評論他。從來不是斤斤計較!我覺得這種超越交換的待友之道才可以長久。朋友間的理解和諒解才是最大的支持。我在出遊、趕稿的日子,僑網就無法兼顧,半年一年也曾無法發文。同樣為對別人,也可以不要他回報啊。

  • 不變紅心 2018-01-06 20:23:14

    欣赏了东瑞兄写四对夫妻的情爱事,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色情,感觉是文章顺理成章的一部分。而实际上我们都明白他们在性爱。这就是东瑞兄的高明处。想要学写文章的话,不妨收藏起来仔细研习,必可获大的进步!

    东瑞兄在前面说的:藝術和色情彷佛一線之差,其實細細研究,咫尺天涯。——看完东瑞兄的文章后,便很明白“一线之差”和“咫尺天涯”的分别,同样写情爱事,东瑞兄写出来让我们感觉到自然,是文章里有机的一部分。而色情,一看就知道作者是在故意宣染,以刺激感官为目的。

    感谢东瑞兄的分享。

  • 文根 2018-01-06 17:46:49

    很佩服東瑞兄在小說裡的情慾描寫-不流色情,不落俗套。基於深深的情意而產生的慾念催動起的情慾交流是那麼的自然而令人心動!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