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久违了的上海和朋友们(二)

久违了的上海和朋友们(二)

发表时间:2017-11-29 16:05:43   【戊草】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久违了的上海和朋友们(二)

戊  草  (张茂荣)


(六)苏州之行──访问Callisons公司
     在苏州和枫泾创业的韩大成和杨亮邀请我去“白相”(上海话,看看玩玩之意),我当然欣然应诺。

    上午9时从上海出发,群主派了车和驾驶员小朱一早来到我的住处,热心的郑悦陪伴。车行顺利地开出上海市驶上沪宁高速公路,一路上边看风景边听郑悦述说这几年上海的变化和她自己的变化,原来她现在是一位做项目顾问的自由职业者。几年前她在我的母校“华东理工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算是我的小师妹,如今还在那里兼课。她说刚带领一个团到北欧等国考察。“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哪!

    韩大成已在路口等待,在他指引下车子开进了苏州工业园区,在一座“纳米大厦”前停下。进入韩的香精香料公司──“凯麟森(苏州)公司”(Callisons),一批80、90後的年轻人热情地欢迎我,让我好似回到30多年前的拜耳公司上海代表处。看到年轻人我本能地感觉良好和兴奋,一见如故地和他们亲切交谈,他们的工作起点比当年我在拜耳的起点高很多很多,真羡慕他们还那么年轻,佩服韩大成把他的队伍带得如此出色。

和韩大成在他的公司前留影

他们都是年轻的80、90後精英

又和年轻人“侃大山”

给自己的书签名

     韩大成是他一手打造的“凯麟森(苏州)公司”(Callisons)总经理,以往他在拜耳旗下的香精香料子公司工作,不仅从事过香精香料的销售,也学会了有关香精香料比较完整的知识和调香技能,特别是有关牙膏、冰淇淋和香烟的香精香料和调香技术。“凯麟森(苏州)公司”装修得很精致,除了办公、会议、展示室等,还有一个完整而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过去,为了寻求投资的理想地,我曾多次来当时称的“苏州开发区”,那时正开始进行基础建设、招商引资。约20多年过去,如今“苏州开发区”已建设得好比大公园的“苏州工业园区”,道路宽阔,两旁绿叶成荫,各种不同的创业大厦周围郁郁葱葱,创造了非常好的工作环境。苏州离开上海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高速公路、高速列车畅通,处处显得秩序井然。我祝愿勤劳勇敢的韩大成和他的Callisons公司宏图大展,如果两、三年後再来看看,当会有另一番景象。



(七)“沙地曼”
    我过去在印尼教书时的学生李俊华,从泉州华侨大学毕业後在苏州工作多年直到退休,我虽在上海多年并经常去苏州出差,因为失去联系,没有机会见面。大概两三年前才在香港“侨友网”上隔着千里相认。原来他取颇有印尼名韵味的“沙地曼”为网名。常在网上刊出他的摄影作品,以气势磅礡和含意深刻见长,取景、采光、构图具属上乘,是侨友网众多摄影爱好者中的大师级人物之一。

    近年“沙地曼”还写了不少精采的故事,诉说他不平凡的经历和出身,刷平侨友网。他已经退休,在苏州和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我事先向网友取得他的手机号,要求韩大成和他联系,请他一起来见面。

    参观完Collisons,韩大成把我们带到苏州开发区的国宾馆用餐,一走进国宾馆,一眼望见“沙地曼”已站在大堂,他也同时认出了我,我们俩相向急行,为整60年後的世纪见面而拥抱,感慨各自漂泊的人生,感慨对方印尼乡音无改,皓发已衰。韩大成安排了许多我爱吃的菜肴,甚至他爱妻从上海打电话吩咐的“干煎带鱼”。以往在上海和他们在一起吃饭时,我总爱叫“干煎带鱼”这道很普通的东西,因为太普通,韩大成只好提早一天吩咐餐厅准备一般高级宾馆没有的带鱼。

    下面是我们见面後,“沙地曼”第二天发表在“侨友网”上的文章和图片:

师生情深 深似海(沙地曼)
    盼了好多年的愿望,昨天总算实现了。

    戊草老师好多年前就说了好几次,说:“如果有机会回上海,一定设法来见你”。从逻辑上说,老师要见学生,是说不过去,按理是学生去见老师才对。为什么会这样??。。

    还在椰林芭蕉黑土地上,在特殊年代建立起来的“振强学校”,戊草老师是我的化学老师,他上课是老师,就像一支红蜡烛,发出热和光,他为人师表,他的灵魂和精神,使我们成长为他的好学生。老师给我们的希望和奉献,我们永记在心。然而,到课后,戊草老师与学生早夕相处,爱跟我们开玩笑,一起旅行,打球,游泳。。加上我们的年纪也只相差四,五岁,我们相处又像兄弟姐妹。所以我与戊草老师的师生情比兄弟情还亲。我和老师虽然已经六十年没见面,然而,从过去至今,我深深的感受到老师对我的关心。我深受感动,并深表感谢。

    昨天的师生见面,显然激动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尤其我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早早就来到相约地点,很想早点见到老师。我很远就见到老师来了,虽然都老了,但认得清,我迎上去,老师拥抱我。哇,老师的印尼腔也很浓,当然没有我重。这一天,老师的话很多,问得多,而我反而少得多。我们像兄弟一样,那么的融洽话很投机。我敬重老师,老师很关心我。谈话中 ,老师讲了一句话 “还好有侨友网”,是的,因侨友网 使老师更知道我的过去和现在,也使我从侨友网知道老师为社会做出的贡献。

    匆匆的一天,相见很短,但充满着浓浓的师生情,兄弟情 !看照片,就知道我与戊草老师是师生情  还是兄弟情?











    俊华告诉我,他母亲是地道的印尼中爪哇土著,打从他小时候父亲就不知何处去了,只知道自己给姓李的客家华人收养,叫他们阿叔、叔姆,取名叫李俊华,後来找到了另一个弟弟叫李冠华。阿叔、叔姆自己的孩子叫李国华、李淑珍,算是俊华、冠华的弟妹,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在我教书的“振强学校”读书。那时,我虽然察觉到俊华和冠华的像貌、肤色和国华、淑珍不同,只知他们是堂兄弟姐妹,从来没有怀疑过其它原因。直至几年前,俊华在侨友网上用“沙地曼”网名刊出一篇篇他在雅加达“华中”读高中,毕业後留校工作,几年後回国考上福建“华侨大学”,以及大学毕业後在苏州的粘土矿场工作、恋爱、结婚和照顾归侨的故事等极其有趣的文章之後,突然刊出一篇他从苏州重返印尼中爪哇探亲,终於找到儿时在乡下的老房子和垂老的亲生母亲的故事!才让我和在“振强学校”读书时和他同班的紫梦恍然大悟!

    那天在宾馆用好午饭後,韩大成带我们在宾馆美丽如画的湖边散步和倾谈种切,我深感此行和60年前在印尼椰城“振强学校”与俊华结下的师生之情,以及20多年前在上海拜耳公司与韩大成结下的同事之情弥足珍贵和久远、绵长!我十分感谢韩大成的精心安排和沙地曼的重情到来。我问俊华为何取网名“沙地曼”?他说,回印尼中爪哇探寻母亲时,发现他还有个在印尼的弟弟,名字中的姓是 Sadiman!

    我告诉俊华,我也有1/16的印尼血统,因为母亲的祖父下南洋到印尼和一位名叫Si Tanggok的马来故娘结婚,他是母亲的祖母。

    没有想到,我们两个印尼归侨会在这千年古都姑苏城外美丽的独墅湖畔,深情诉说我们先人在南洋的故事,以及我们“侨生”逆向北归的人生和情结!


下图:1956年印尼雅加达“振强学校”师生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联欢会,出发前在Taman Sari校门口合影。图中第二排〔右1〕张茂荣(戊草)、〔右3〕黄彩英(紫梦)、〔右4〕李国华、〔右5〕李冠华。後排一人为李俊华(沙地曼)。



    上图是取自沙地曼网页上他在中爪哇乡下的小屋和家人的照片,那是典型的印尼农村瓦房(Rumah genteng),防大雨的白色波纹板屋檐好像是後加的。屋外是泥地,相信屋内铺 的是天天抹得干干净净的地板。四时都是夏的热带地方农村,人们在家或外出多赤着脚。


(八)杨亮的“富朗特”(Frontan)
    和韩大成、李俊华依依惜别後,驱车直奔上海金山区枫泾镇,找到建定路,看到一座高高的主厂房,墙上写了Frontan绿色的大英文字,那就是杨亮创立的“富朗特动物保健有限公司”。热情健壮的杨亮出来迎接,一下车就在厂前广场和接待大堂和他拍照留念。



    他指着Frontan上的第三个字母“O”说,把它画成那个形状,表示盆满砵满。到了会议室他告诉我,这个厂是为不同的动物饲养客户要求,“度身定制”提供含维生素的饲料添加剂。他们拥有一支强大的客户技术谘询 的服务团队和软件。他说中国幅员广大,各地自然条件差别大,就以养猪而言各地养猪场对饲料内维生素的要求多不相同。他说自六年前成立以来,Frontan的营业额年年增长,2016年已达2亿多人民币。固定资产也不断增值。目前经常和世界养猪业最成功的国家丹麦进行交流,也探讨进一步合作的可能。但是他说,我们拥有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厂房、先进的技术和高水平的人力资源,以及广大的市场,中、外合作当然要以我为主!确哉斯言!如今中国已经和二、三十年前不同。

    杨亮带我们到他的全自动密闭厂房参观,他的生产流程是各种按配方准备的原料自上而下逐一自动加入添加剂基料,直至底层完成加料和拌匀、装袋和贴标签。

    “富朗特”经常举办各种交流会和技术研讨会、论坛等,并定期出版《富特朗通讯》。六年来“富朗特”获得过不少奖状和证书,说明他的公司在行业居於先导的地位。他还说,现在人们饲养牲口,譬如猪,虽然用的饲料并不含任何如激素、抗菌素等添加剂,但并不是说那已经是完美的猪肉。其实人们应该研究长期以来那些猪是在怎样的状态下生长 的?也就是说研究饲养的方式方法。动物和人一样有感情,如母猪下了猪仔後,母性使母猪非常需要猪仔围着牠、嘬牠奶头;同样猪仔的生长也需要依偎着母猪。饲养时 为了加快生长,硬把牠们分开,意味着牠们是在极其压抑和失落的情绪中长大或再受精怀孕,人们吃了牠的肉,会不会受到动物不良情绪分泌出的激素的影响?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如此结合动物的天然生长规律和感情对饲养的探讨。

    杨亮和他的助理邀请我们到枫泾的宋代古镇晚餐,就和上海的几乎所有古镇一样,它们是傍水形成,在水的一方是沿河而建鳞次栉比的民居;另一方则是沿河建了长廊的一家家商舖。夜幕低垂,长廊和商舖都上了灯笼,愈发使人产生思古之幽情。店小二也招呼周到,传统美食美点相继端上八仙桌。

    杨亮是离开拜耳後勇敢自立门户的佼佼者之一,他带头赞助我出书,还负责派发200套书,这回也是他给我买的来回头等机票。以往他夫妻俩是我们公司羽毛球队的好手,也是我长驻上海时住在“大上海国际花园”的邻居,他的夫人小李每做好菜好饭常叫我一起过去共享。同事情深,日久弥彰。


摄于上海金山枫泾宋代古镇


摄于上海金山枫泾宋代古镇的饭馆


(九)大学同窗
     因为1953年从印尼“巴城中学”高中毕业後在雅加达教了几年书,岁月蹉跎,直到1963年才从上海“华东化工学院”大学毕业。2013年是高中毕业60周年、大学毕业50周年。匆匆又过了四年,今年已是高中和大学毕业64和54周年。罗列以上数字不能不感觉触目心惊,因为我们这群人都已经步入或快成为“80后”的高龄老人!常有“人生几何、来日无多”之叹!

    难得今次又来到上海,同窗微信群主赵雪华召集在沪同学到徐家汇“顺丰”酒店相聚,喜气洋洋地基本坐满了一围台,女多男少。女同学们个个显得神采奕奕,呢喃吴语,互道健康平安,互诉退休生活精采。原来大家虽然都住在上海,但也难得相聚,有几位同学或因有病或因不良於行,已经无法来到,因此,大家十分珍惜每次相聚见面的机会。赶忙三三两两相互用手机交换着留影。看来老头老太们都与时俱进,人人有机在手,随时随地点指成像,即影即显。

    随着中国经济崛起, 大家的退休生活确是十分安定,子女已立业成家,孝顺父母,住房改善,经济宽松,医疗保障。每年到国内各地和出国旅游已成“常态”。境况要比没有退休金而蜗居香港好多了。这一代人是共和国历史上最刻苦学习的人,是工作中最勤奋的人,也是背负着建设国家使命感最强烈的人。他们一生作出了无私的奉献,如今退休了,理应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毕业後第一次见的孙凤素从南京赶来,仍然和过去一样春风满面,气定神闲,充份表现这代人退休後的丰采。

    相见时难别亦难,临别时赵雪华特地送我一本华东理工大学退休教授摄影联会的影集,集中多位熟悉的旧日大学同事的作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他们退休後把对摄影的兴趣爱好提高到艺术的境界,结合旅游活动和抢救历史档案作了十分有趣和有意义的事,老有所乐,才能乐在其中,真正把发挥余热融合到休闲和文化活动之中。





(十)有朋自远方来
     家住扬州的孙宅新女士和她的夫君是我们的挚友。

    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代表香港拜耳公司染料部到北京,在那里举行的“北京橡胶和塑料机械设备展览会”参展。该展会主要是世界各大机械公司展出橡胶和塑料加工机器及设备,拜耳的一个子公司──“亨内基”公司生产的聚氨酯加工设备也参加展出,当时负责拜耳公司塑料染料的我也借一小块宝地,带着各种染料的样品和色板展出。

    当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波引进高潮,展会天天都人头涌涌,人们都希望在展览会上看到或找到和自己业务有关的新技术设备和产品以作参考,看得出当时中国人民对改革开放的期望,和提高 企业生产力、产品质量的迫切。

    孙宅新在展览会的第四天下午来到我的展台,看来她已经累了一上午。看到我手里拿着一串各种颜色齐全的染料色板,和我打招呼并自我介绍说她是扬州玩具公司的经理,非常需要一套色板。可惜的是当时就只剩一串,而展览会还有两天,还要用它展示给参观者,只好答应她展会结束後给她。她担心我把那那一串给了别人,最後她落空了,怎么办?

    我们因此而争执了一顿!後来我应邀去扬州,得到她的热情接待,我把拜耳的染料介绍给以生产洋娃娃出口的扬州玩具厂。後来又帮该公司引进设备‥‥‥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她是书香门第,兄姐们都是专家学者,大姐还在大学时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宅新带我去扬州“平山堂”和“个园”游览时给我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实际上我是通过她才比较深刻地了解扬州的。

    她们来香港或我们去扬州都好比亲人般地相聚,最重要的是可以无话不谈。这次她们听到我来上海,早早就约我相见。她们伉俪知道我行程安排得比较紧张 且行动不便,专程从扬州来到上海,在上海“花园饭店”和我见面。她们到後发短信给我说:“我们在花园饭店,和你住在同一条陕西路上,下午我们来接你。”我回她说:“花园饭店在茂名路 、不在陕西路,那里是我在上海工作时的「老根据地」,当时拜耳的客人常住那里,还是我自己乘车去看你们吧!”

    老朋友相见真是开心极了,我们一起先喝咖啡,谈了许多许多话。又一起吃晚饭,促膝谈心。曾经沧海,大家对人生诸多感悟。她们送我一本她兄长孙宅巍先生写的书:《陈诚传》,该书厚近400页,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陈诚是“追随蒋介石最久、最为忠诚又最受信任的得力干将”。在印尼雅加达卖报纸时我就经常在报上看到陈诚的名字,这本历史学家写的传记,也是国民政府历史的一个侧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真过了既亲切又温馨的一天!




(十一)久别重逢夜,何日再相见?
     “故拜谈”群主顾小慧安排一个和拜耳故人的聚会,是我今次上海之行最重要的聚会,和许多同事们相见一直是十分期待的事。在香港蜗居时,如果有同事到香港出差或旅游,有时间和我见面,就感到开心和温馨。因为可以面对面倾谈许多,而且和过去不一样,由于退休多年,见识局限了,观念落伍了,是轮到我倾听他们的叙说当前,借以扩大我的见识,更新我的老观念。他们曾经和我为国家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而风雨同舟,如今继续驰骋於神州大地,有的人甚至正驰骋于亚洲和全世界。

    其实,自我退休至今,“拜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先是分出部份产品,成立“朗盛化工公司”;而後又把大宗的塑料、聚氨脂、油漆原料分出,成立“科思创材料科技公司”,因此,在上海漕泾的原“拜耳化学工业园”归了“科思创”;而仍然留在“拜耳”的是:医药、农药和兽药(动物保健),从而,把拜耳成为一家强大的“拜耳生命科技公司”。开展和加强了DNA和抗癌药物的研发,并准备拨巨资 发展成为拥有最强大谷物种子技术和产品的生命科技公司。


上二图为拜耳在上海浦东 Citi Bank大厦的办公室及大厦前的 Logo
 

     大家先後都到了,聚在酒店的包间里互相交流,每个人都和我握手拥抱,嘘寒问暖,关心备至,并纷纷三三两两和我合影。我向大家致谢,感谢大家对我退休後的关怀,赞助出书、邀请来上海。我说这回阔别四年後再来,已经不认识上海了。还说,最高兴的是看到大家都已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我的同事们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驱,也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我了解到,他们不靠权势不依赖官府,只靠自己的努力奋斗,不断增长自己的能力,不断提高英语水平,提高各方面的知识,克服了重重困难,才能够立足於中、外各界之间。他们对国家的改革开放、促进中外交流、贸易、投资贡献良多。如今,人到中年的他们,各方面都已成熟,记得1980年我初到香港也正是这个年龄,然而一切都要从零学起,从零做起。

    我祝愿他们宏图大展、步步高升。

    9月25日我结束2017年上海之行。


像是一家人吃年夜饭

拍张集体照


(十二)收集到的拜耳物品和照片一览

    “现在任职“拜耳” 的Sylvia Xu,这几年收集到了不少“拜耳物件” 和照片,并加以说明,再编辑成册付梓出版,印刷精美,取名《拜耳中国老物件》A Life Time in China;有些印成明信片。她送我一本《拜耳中国老物件》和几套明信片,其中数张是请当时著名影星阮玲玉拍的Aspirin广告、请胡蝶拍的Gardan广告等。我们在印尼头痛感冒时多服用 Gardan。现在已经不用 Gardan, 用的是 Bayaspirin,即 Bayer Aspirin 的缩写。






拜耳早期的商标中,狮子是主角


两江总督端方率领代表团抵达 Elberfeld 市,拜耳董事会代表迎接到拜耳公司参观。

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西藏路上平安大戏院顶上的拜耳十字 logo

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马路上的拜耳十字标志

上世纪30年代拜耳在今上海北京路外滩的办公楼


    2017年10月29日   香港

2017-11-29/zm

 


 

阅读(442) 评论(3)
我要博文分享到:
  • 吳劍揚 2017-11-29 22:00:55

     

     

    同事情,师生情,

    亲切谈心喜盈盈!

    共忆创业甜蜜蜜,

    展望前景亮晶晶!

     

    qiaoyouimage

  • 禾苗 2017-11-29 18:33:54

    《久违了的上海和朋友们(二)

        感人的场面和故事娓娓道来,同事情、朋友情、师生情——相见时难别亦难!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希望戊草老师常回来看看

     


     

     

  • 不變紅心 2017-11-29 17:38:59

    戊草前辈此行收获非常丰富,受到当年手下年青人的热情欢迎,当然他们都已是中年人,且事业有成。还见到当年学生沙地曼,以及大学同学等等故人,大家都热情地迎接您,真为您高兴!

    祝福您和紫梦姐幸福安康!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